冷冽

【盾鐵】三十題(上)

那個...大家新年快樂!
這裡是第一次在lofter上寫文的冷冽😂

距離上次寫文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了
文筆差,有時候都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
大家看看就好_(:з」∠)_
還請大家輕拍我這個玻璃心😭


⚠️警告:大概會有黑化跟OOC⚠️

手機黨,排版若不佳還請見諒
每題的內容互不相關
內容可能會很莫名奇妙
三十題太長,所以分兩次發

—————————————————

1.凋零的玫瑰

嗶—嗶—嗶—嗶—

寒風刺骨,金紅的戰衣如鮮血般綻放於雪地中。
被丟棄的盾牌此刻像是在諷刺著那人逐漸消逝的生命。

抑或是愛情。

無所謂了,就這樣吧。
讓生命靜靜的流逝,讓回憶都變成過去。
有些事似乎不是那麼重要了。

雪白的病房中,金髮男子哀傷的注視著病床上的男人,兩人十指交扣。
床頭擺放的玫瑰不知何時已凋零殘缺,如同那人曾經瘋狂燃燒的生命般。

輪班的護士不經意看見床尾的病歷表,輕嘆。
Tony Stark,持續性植物狀態。

嗶—嗶—嗶—嗶—



2.多年後物是人非

距離上次站在這片土地上,已經多久了?
睽違許久的紐約,日夜思念的那棟大廈。
以及那個留著小鬍子的男人。

【Tony Stark 1970—2017】



3.「好久不見,A先生。」

男子又一次對著鏡子整了整那條襯托他碧眼的領帶。
像是真的在和誰談話似的。

「好久不見,Tony。」
................
「好久不見,Mr. Stark。」



4.撕碎的紙飛機

「Cap,這個送你。」
「這是...你折的?」
「哎呀別管了,聖誕夜打開它就是了。」

———————————

不遠處的電視傳來主播的聲音。
輕柔得像是在安撫人心。

「而今年聖誕又將——,臨時插播,Tony Stark稍早於商場前路口遭撞,當場死亡,本台將持續追蹤最新消息。」

破碎的紙片散落在地。
【大兵,關於情人節那天的事....好。】



5.融化在手心的棒棒糖(成人盾、孩童鐵、成人寡設定)

男孩緊緊握著手中的棒棒糖,一刻也不肯鬆開。
淚水掛在那漂亮的褐色大眼上,眼睛的主人努力不讓它落下。

這是要送給那個人的禮物,但是已經融化了......,他會不會不喜歡?

紅髮女子輕嘆了一聲,伸手揉了揉男孩的頭,卻在這時對上了男孩迷惘又帶點堅定的眼神。

「Steve說我乖乖的,他就會回來。」

男孩笑得如此燦爛,卻又令人心碎。


6.將身邊的每一個人錯認成你

站在街角,看著一個又一個與你相似的身影從旁經過。
用盡全身的力量忍住自己想上前的衝動。

我知道的,那不是你。

那個會對我笑,會對我發脾氣耍任性的你。
已長眠於西伯利亞的雪地中。
再不醒。


7.抱著你的衣物

男子緊抱著一件白色上衣,蜷曲在房間角落。
就像那人還在自己身旁一般。

明明不該如此的,明明答應了自己不再依靠那個人了。
怎麼還是,還是無法克制自己去尋找你殘留的那一絲氣息呢。

沒事的,沒事的。
不過就是恐慌症。


8.擦肩而過

或許他們有機會成為世上最相愛、最契合的人。
但也只是或許,只是有機會。

車站內,兩道匆忙的身影擦肩而過。
對視,停頓,轉身離去。
再無其他。

有些人,一轉身,可能就是一輩子。


9.吻

男人穿著愛人為他訂製的黑色西裝。

低下頭,給了摯愛最真誠的一吻。

起身,蓋棺。


10.血染紅的婚禮

鮮血四濺,像是在慶祝這場婚禮似的絢爛耀眼。

他是我的。

只能是我的。


11.玻璃冰櫃

輕撫面前的玻璃冰櫃。
那人真美。

破損的紅色戰衣被丟棄在一旁,和染血的盾牌擺放在一起。
像是在訴說這段扭曲的戀情。

你知道的,你只屬於我。
所以睡吧。
不會有人來打擾我們的。


12.戒指

他不經意的看見了男人藏在抽屜的盒子,暗自竊喜。

「你願意和我共度這一生嗎?」

幻想中的聲音驟然停止。
男人急忙的倒出盒子中的內容物。
是一隻舊型的手機和一封信。

「I know I hurt you, Tony.」

「I’m sorry, hopefully one day you’ll understand.」

喔,對。
他離開了。


13.看著你毫不留戀的背影

他走了。
留下那滿是傷痕的盾牌。
帶著他最好的兄弟,就這麼走了。

也好。
這樣他就不會看見那人眼裡滿滿的失望。
更不會知道那人究竟是多麼的悲傷,多麼的絕望。


14.看著你被人侮辱而無能為力

黑色西裝被撕扯得殘破不堪,男人此刻像隻破碎娃娃般的無助,原先明亮的褐色大眼如今渙散失神,身上遍布的紫紅說明了那人不久前經歷了什麼。

不遠處的金髮男子迫切的想掙脫枷鎖將那人擁入懷中,溫暖的那雙大手此刻被鐵鏈傷得鮮血淋漓,不段嘗試卻依舊無果。

嘶吼,悲鳴,絕望。

Hail Hydra.


15.笑容

午後,溫暖的陽光透過薄紗般的簾子灑入房內。
床上傳來平穩的呼吸聲。
一切是如此的祥和、寧靜。

直到男子倏地睜開雙眼,溺水似的拼命呼吸,只為尋求一絲空氣。
汗水沾溼了床單,淚水不知何時佈滿了整張臉。

是夢。
如此清晰的夢境。

如同那天遍地冰雪,寒風刺骨。
如同那人在最後的最後,也依舊對他笑得如此溫暖。
卻又如此令人痛心。

评论

热度(8)